2009年2月12日,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所副所长张健做客新华网。 新华网 郭毅 摄

主持人:就是说,俄美的缓和是出于双方务实的考虑。这次慕尼黑安全会议另一个重要议题关于法国重新加入北约军事系统,外界预测萨科齐将在今年4月北约60周年峰会正式宣布加入北约,重回北约的法国将扮演什么角色?

张健:法国重回北约这是大家比较关注的议题。法国在西方是一个比较独特的国家,法国有自己的外交传统和战略考虑,这也是大家为什么关注法国重返北约的原因。

法国原本就是北约的完全成员,只不过在1966年,戴高乐总统觉得美国对欧洲的控制过于紧迫,为了保持外交和防务上的独立性,法国退出了当时的北约军事一体化机构。从那时开始,法国就不再是北约的一个完全成员,虽然政治上还是北约的一员,但是没有参与北约军事一体化指挥机构,就是说在北约最高军事决策当中没有法国的声音,法国的将军也没有在北约军事一体化指挥机构中任职。

这造成两个问题:一是北约的战略意图、战略转型不大符合法国的利益;二是,因为没有法国的全面参与,北约的一些行动可能受到限制,法国跟北约的协调也会出现一些问题。这对法国和北约都没有好处,这些问题从戴高乐将军退出北约军事一体化指挥机构以来一直存在。

事实上,法国对北约还是比较热心的,也比较看中北约的地位,北约的历次重大军事行动都有法国的积极参与,比如法国积极参与了北约对南联盟的轰炸。但是在伊拉克战争期间,法国和北约出现了矛盾,由于法国的一票否决,北约无法向土耳其提供反导防护设施,这在当时引起了比较大的争议。

但是现在的情况和以往有所不同。一是新领导人上台。实际上布什第二任期内法美关系已经有了较大改善,美国新一届政府也支持法国重返北约。法国重返北约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但是水到渠成并不等于完全没有问题,法国从北约军事一体化机构退出来是因为法国的特殊性,在当前形势下,法国的特殊性并没有消失,这给法国重返北约军事一体化机构带来问题。尤其是法国内部存在不同声音,比如萨科齐政党内部存在反对重返北约军事一体化机构的声音,还有法国的独立党认为这会削弱法国的独立性,这些反对声音都比较大。但是萨科齐政府比较强势,对北约提出了一些要求,对法国内部也做了很多的解释工作。

近期,北约秘书长夏侯雅伯将在法国国民议会发表演讲,目的就是解释法国重返北约军事一体化指挥机构的好处;萨科齐总统在北约成立60周年峰会上也可能发表一个讲话,主要意图都是阐释法国为什么要重返北约军事一体化指挥机构。法国可能会在北约60周年庆祝峰会上宣布,重返北约军事一体化指挥机构,这也是法国送给北约的一个礼物。法国重返北约军事一体化机构是一件大事,这会对法国、北约、欧盟防务带来重要的影响。

法国成为北约完全成员对欧洲以及全球也具有很强的宣传意义,表明法国要完全成为西方联盟的一员,扩大欧洲的联盟。冷战时期,法国扮演美苏两大阵营间的调停角色,所以保持政治独立性,但是这种调停的角色在冷战结束后被不断削弱和下降,而且法国的实力和国际地位也在相对下降。法国必须依靠北约和美国的力量来推行自己的外交政策,捍卫自己的对外利益和政策理念。

所以,法国选择了依靠大西洋伙伴关系充当后盾。这对法国未来的外交和安全政策会有较大影响。法国的独立性可能有所弱化,依靠欧美关系的政策将得到强化。实际上从这几年的发展中也已经看出这一点,萨科齐多次强调要依靠西方整体的力量,包括欧盟和大西洋伙伴。

欧洲一体化进行的虽然比较成功,但是防务领域的进展并不顺利。这有多方面的原因,首先是,各国的安全政策、防务政策有区别,各方在防务上的投入不够;其次,各方担心自身主权遭到削弱。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fhdxxf.com/,塞维利亚另外,像英国这样的欧洲军事强国不是特别赞同欧洲防务一体化的深入发展。

但是萨科齐提出重返北约军事一体化是以加强欧盟的共同防务为前提条件的。为了支持法国重返北约,英国政府可能会在防务一体化方面做出一些让步。另外美国政府,包括拜登在演讲中也表明美国政府是支持欧洲防务一体化的。

所以,外部条件对目前欧洲防务的发展是有利的,法国重返北约以后,欧洲的防务会有适当的发展。

主持人:刚才您提到,法国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在历史上包括外交及传统理念上,他和美国存在一定的分歧,那么北约在法国重新加入之后,塞维利亚可能会发生哪些变化呢?

张健:关于北约未来的发展变化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也就是所谓的北约在冷战后的转型问题,现在北约地位比较尴尬主要原因是成员国对北约未来发展变化有不同的意见和看法。应该说法国包括欧洲国家对北约未来发展变化和美国还是有一定的分歧的,北约国家,特别是新成员国,像欧洲东部国家主要把北约视为集体防务和集体防御的工具。

不过,欧洲国家仍然把北约看做安全“保护伞”,虽然冷战结束后美国的“保护伞”,特别是“核保护伞”使北约存在的必要性有所降低,但是欧洲人从心理上还是认为北约可以提供基本的保护,这也是欧洲国家可以肆意降低本国防务预算,减少防务投入的原因,事实上是在搭美国的“便车”,虽然欧洲人自己并不同意这一点。

但是,美国希望北约不只是一个防务工具,也不只是欧洲搭美国“便车”的工具,美国希望北约职能有所扩展,不局限于大西洋和欧洲。能向欧洲以外扩展,先是向欧洲东部、东南部、巴尔干地区扩展,现在又扩展到亚洲、阿富汗。阿富汗是北约在欧洲防区之外第一次大的实质性的军事行动,但是北约的扩展在欧洲内部存在争议,因为欧洲国家对北约的定位和美国不一样,担心北约的过分扩展会削弱北约的核心职能——集体防务。

所以,法国成为北约的完全成员后,北约发生比较大的变化不会很快显现出来,可能的变化有以下几点:第一,北约内部欧盟的声音能够得到加强。法国认为,北约内部的欧盟应该有自己的声音,欧洲国家和美国的地位应该是趋于平等,而且法国也努力保持自己的独立性,萨科齐多次强调这一点。条件成熟的时候,欧美以及北约的行动能力可能得到加强;第二,从不好的方面说,因为欧洲过于强调自己的声音,美国包括美国主导的北约在某些方面的行动可能会受到更大限制,比如北约的扩大问题、欧俄关系等,在欧美俄三边关系互动不是很良性的情况下,法国成为北约完全成员,对北约这方面的发展将会起到比较大的制约作用。

张健:对,法国不太愿意这些成员国加入北约。而其法国一向重视同俄罗斯的关系,去年虽然发生了格鲁吉亚战争,但是法国依然看重法俄、欧俄关系。法国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表态说,俄罗斯对法国不是威胁,对北约也不是威胁。法国的看法和欧洲有些国家,特别是东部国家如英国、瑞典等的看法有比较大的差别。所以在俄罗斯与北约的关系没有处理好之前,法国人不可能同意北约的进一步东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